24小时免费电话(微信同号):

+86 13823360265

 
 
咨询电话:13823360265  
 
c-banner

新型冠状病毒被WHO列为“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我们该担心什么?

文章来源:本新闻非原创文章,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网页管理人员

日期:2020-02-03

浏览量:134

分享

“在过去的几周中,我们目睹了一种以前未知的病毒的出现,该病毒已升级为史无前例的疫情爆发,并已得到史无前例的应对。”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表示,“自疫情爆发以来,中国政府采取了十分有效的管控措施,不只有效地控制了病毒在国内的传播,也有效地防止了病毒在全球范围内的传播。但由于病毒可能会传播至医疗设施较弱的国家,为了更好地支持这些国家,我们宣布,中国疫情已经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该全球疫情包括中国境外18个国家的病例。
谭德塞还宣布了七条建议:
1. 不建议对中国实施旅行和贸易限制,任何措施都应当以证据为基础;
2. 支持和保护医疗系统相对脆弱的国家;
3. 加速科研和疫苗相关研究;
4. 共同对抗谣言和不实信息;
5. 各国积极寻找预防、治疗和阻止进一步传播的计划;
6. 各国积极与WHO分享信息;
7. 所有国家共同努力,共同对抗病毒。
世卫组织解释称,这些程序不具有约束力,但是是实用的和政治的,可以涵盖旅行、贸易、检疫、检查和治疗,世卫组织还可以制定全球实践标准。
在这一决定宣布两个多小时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发了一条推特说:“与中国及其他国家在冠状病毒疫情方面紧密合作。在美国只有5个病例,一切恢复良好。”谭德赛再次强调,该决定不是因为世卫组织对中国没有信心,相反,他认为中国在防控传染病方面的努力为全球都立了新的高标准:“正如我从北京回来以来反复说过的,中国政府采取了非常规措施来遏制2019-nCoV爆发,尽管这些措施对中国人民造成了严重的社会和经济影响。” 
此前他曾表示,将考虑一种中间地带。目前的《国际卫生条例(2005)》规定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定为PHEIC,要么不定为PHEIC。谭德赛认为应该改变规则,采用红灯、黄灯、绿灯的形式,在红灯和绿灯之间可以存在中间地带。但规则没有被改变。
谭德塞此前在1月28日飞抵北京,与中国政府领导人会面。谭德赛还与世卫组织西太平洋区域主任葛西健、世卫组织突发卫生事件规划执行主任迈克·瑞恩(Mike Ryan)一道,会见了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和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马晓伟,双方同意世卫组织将尽快派国际专家来华。谭德塞于1月29日返回日内瓦后,随即准备再次召开突发事件委员会会议,重新判定疫情是否被纳入“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谭德赛说:“我们都应该对中国心怀感恩。如果不是中国的有效措施,现在海外将有更多的海外病例出现。中国迅速发现疫情、分离病毒、测序基因组并与世界卫生组织和全世界共享,这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是中国对透明度和对其他国家的支持的承诺。”世界卫生组织突发卫生项目主任瑞恩在1月29日向中国一线医护工作者致敬:“在欢庆春节的日子里离开家人,去帮助另一个省份的同行,在一个目前没有治疗方法和疫苗的病毒前进行一线工作,再次证明了其勇气和专业精神。”他此前还表示:“在指责中国前,我们需要意识到当出现新的疫情时,每个国家都普遍对于分享信息存在敏感。而在这次包括中国在内的受疫情影响的国家都显示了非凡了透明度。”
他曾直接参与2003年的SARS疫情。“我看到了巨大的区别,中国现在的表现和SARS时是没有可比性的。”瑞恩说。谭德赛也表示:“我会一次又一次赞扬中国,因为它的行动切实帮助了减缓2019-nCov疫情向其他国家的扩散。我们应该要说实话,我们不应该因为某些压力而不说实话。”
1月29日,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总编辑理查德·霍顿在其个人Twitter账号上表示,现在一定已经到了(将新型冠状病毒)认定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事件的时候了。如果不认定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事件,会让人们对国际卫生系统的可信度提出质疑。在此之前,世界卫生组织曾在日内瓦时间2020年1月22日12:00及23日12:00,就中国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疫情召开了两次会议。
北京时间2020年1月24日凌晨,委员会发布声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不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1月26日和27日,世卫组织在新型冠状病毒每日疫情报告中说,中国面临的疫情风险级别为“非常高”,而疫情对地区和全球构成的风险级别为“高”。世卫组织在26日报告的脚注中指出,该组织在23日、24日、25日发布的几份报告中,错误地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全球构成的风险总结为中等。
谭德塞表示,他对于本周评估全球新型冠状病毒风险为“中等”深感后悔,“我已经多次强调风险等级应为高风险”。此前,WHO已在国际上承受了很大压力,遭遇了国际上潜在的批评,甚至过去几天,很多国家陆续宣布暂停中国航线,韩国民众甚至在网上请愿禁止中国人去韩国,但最终该请愿未遂。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北京时间1月30日晚,世界卫生组织突发世界委员会第三次召开会议,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是否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进行商讨。会议被推迟了一个半小时——原定日内瓦时间1月30日19:30(北京时间1月31日凌晨02:30)召开新闻发布会——但最终还是没能阻挡世卫组织此次的决定。
这也是自2005年《国际卫生条例》实施以来,世卫组织宣布的第6起“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此前的5次分别是:
2009年甲型H1N1流感病毒;
2014年野生型脊髓灰质炎病毒;
2014年西非埃博拉病;
2016年巴西寨卡病毒;
2018~2020年刚果(金)埃博拉疫情(2019年宣布)。
此前网上不少人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被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与中国被列为疫区划等号,其实二者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疫区”在WHO里叫Affected Area,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叫PHEIC,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而世卫组织开会是讨论中国需不需要被纳入PHEIC。PHEIC是指:按特殊程序确定的不寻常公共卫生事件,即通过疾病的国际传播对其他国家构成公共卫生风险,并有可能需要采取协调一致的国际应对措施。被确定为 PHEIC 后,当事国将更容易从其他成员国获得外部帮助,比如发动更多国家共同研制抗病毒药物等。但是在短期内,也将极大影响当地的旅游和贸易等相关产业。根据过往经验,一旦被确定为 PHEIC,之后还需要再进行多次评估;而将紧急事件取消或许将需要数个月,甚至一年以上的时间。
但影响也是巨大的,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冲击最明显的属于跨国旅游和国际贸易
逻辑显而易见,尽管一些国家在世卫组织宣布PHEIC之前,已经采取了撤离本国公民及限制到中国的航班等相关措施,但世卫组织的定性,将让更多国家意识到疫情的风险,进而做出减少旅游和贸易的决定。
第二、对于国内宏观经济而言,也会造成短期外部冲击
一国的经济由消费、投资和净出口构成,对贸易旅游等跨国活动的冲击,将直接对净出口产生负面压力。而国内的消费和投资,本身也会受到疫情发展的冲击,三个部分都将面临不小的挑战。
尽管如此,WHO的定性,对宏观的冲击是外部性的,短期的。因为从本质上说,无论是投资也好消费也好净出口也罢,根本的影响变量是疫情本身的发展,世卫组织的决定只是描述了当前疫情的状况,并不本质上改变疫情的发展规律。
长期来说,对我国经济的冲击,还是要看疫情本身的发展趋势以及我们为了对冲疫情影响采取的逆周期调节政策。
第三,对于资本市场的影响
特别说一下对资本市场的影响,疫情本身对市场的影响分为三个方面:
1)改变人们对实体经济的预期;
2)改变人们对逆周期调节政策的预期;
3)改变市场情绪和交易结构。
从第二点可以看出,疫情的发展是实实在在地对中国的宏观经济造成了新的压力,这一点将会对风险资产(中国以及高度依赖中国的其他国家的股市,大宗工业商品,人民币以及依赖中国国家的主权货币)形成价格下行的压力。
这种压力已经通过节前国内股市下跌释放了一部分,但尚未释放完毕,可以参考A50指数和香港股市的走势。短期内,与中国密切相关的风险资产,有价格下修的动力。但中长期来看,逆周期调节政策会跟进,疫情的发展大概率也会出现拐点,这时风险资产价格将会出现上修。市场情绪在当下毫无疑问是谨慎甚至悲观的,由此也出现了其他股票普跌但医药疫苗生物相关的股票大涨的分化结构。
WHO宣布PHEIC,会强化短期的市场避险情绪,但不改市场发展的本身逻辑。《国际卫生条例(2005)》规定,根据疫情的发展,世卫组织宣布PHEIC后随时可以撤销及修改,并且在3个月后自动失效,但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修改或延续三个月。临时建议至多可持续到确定与其有关的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之后的第二届世界卫生大会。在PHEIC的判定措施实行之前,2003年中国SARS病毒肆虐时,世卫组织先后把中国内地10个省份列入疫区,对6 个省份向世界各国发出旅行警告。
而当非典疫情得到控制后,2003 年 5 月 23 日世卫组织解除了对广东的旅行警告;2003年6月13日解除了对河北、内蒙古、山西和天津的旅游警告,并与广东、吉林、江苏、湖北、陕西等地一起,从疫区名单中删除;2003年6月24日,又解除了对北京的旅行警告,并从疫区名单中删除。所以,即便是在没有PHEIC定义之时,非典时期被确定的疫区,其判断也会随着对疫情传播的控制情况变化进行实时更新。
期待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尽快过去,谁也拖不起。

公司名称:墨西哥移民

公司地址:墨西哥項目方

移民专家微信:+86 13823360265,电话:13823360265,

企业邮箱:

公司版权:Copyright © 2020 www.mx-g.com All Rights Reserved.